032.JPG

你的嚮導 Amanda Yik是「香港森林浴」的創辦人、美國自然及森林治療嚮導及計劃協會(Association of Nature and Forest Therapy Guides & Programs) 的森林治療嚮導。

Amanda策劃並帶領香港茂密郊野和市區綠地中的森林浴和自然連結活動。 香港大學法律系學士和社會科學系碩士畢業生,曾經是執業律師和任職非政府組織多年。2014年親身經歷過危疾,在康復期間,她深深體會到親近大自然、覺察自省的生活態度的療癒力量。 Amanda把她總共二十年的瑜伽、太極和正念修習的經驗滲進她策劃和領導的森林浴體驗和自然聯結活動。她希望透過與大家分享森林治療,幫助都市人與大自然、彼此和自己內心的平靜與智慧重新連結。


Amanda 的故事:

作為一個熱愛大自然的人,我最美好的童年回憶是在郊外渡過的美好時光,和暑假和家人去大嶼山旅行。

我的祖父和父親都是戶外活動愛好者。看到他們在海中暢泳、釣魚和行山的照片,我臉上總會不自覺地露出微笑。

到了十幾歲的時候,我不知何故“出軌”了,整日無緣無故就在商場消磨時間,一逛就是大半天。雖然當時的我感到無聊和困惑,但因為身邊的朋友都是這樣,我不知道我還能做什麼!幸運的是,當我讀大學時,我發現了行山這個活動,週末在大自然中找到了慰籍。無論我多麼忙碌、壓力有多大,每當我踏上山徑時,我都會再次感覺到自己的存在。

漸漸地,我開始尋找更具挑戰性、更長途的海外旅程,務求尋找詩般的靜謐和令人嘆為觀止的景觀。

雖然我喜歡山,但我也渴望與海洋連繫。多年來一直扒龍舟,然後在2007年的一個夏天,我開始玩來自太平洋島國的outrigger獨木舟,這項運動讓我學會以身體聆聽海浪的節奏。我開始參加競賽,與隊友一起分享海洋的快感讓我非常興奮。

轉捩點...

然而,在這個時候,我突然確診第3期卵巢癌。生命給了我最大的諷刺 — 當我認為自己身體最強壯、最健康的時候,她卻徹底地崩潰了。

接下來是兩年的入侵性治療。手術、化療和標把治療迫使我放慢腳步、靜止下來。我的身體遭到毀滅性破壞。我用盡全身的力氣,都只能夠過馬路到對面公園散步。

但是,正正是那些公園裡極度緩慢而溫和的散步,令我猛然發現原來可以用截然不同的方式享受大自然。在樹下找一個安靜的位置、讓眼睛放鬆到一個溫柔的焦點;或是在濕潤的早晨空氣中呼吸自然的味道、見證著樹葉顏色的變化、花開花落......。 這些看似平凡不過的景象,卻為我帶來了我身心靈上最需要的舒適和實在感。

大自然不僅告訴我如何回到當下、回到我的身體、學習欣然接受生命的無常,還向我展示了人生在世最基本的真理:我們每個人都是大自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一種新的存在方式

最終,我的身體調整到一個新的常態。我不再登雪山、跑半馬拉松或參加長途獨木舟比賽。我的身體渴望踏實的健康和温柔的自然擴張,而不是強迫自己不斷挑戰、努力不懈、追求腎上腺素帶來的刺激。事實上,一個全新的世界向我敞開了 — 一種不費力的生活态度、时刻与我們身邊環境保持连结的存在方式。我開始培養與奇妙大自然之間的親密關係,逐漸體會到大自然一直默默無聲、不求回報地支持着、滋養着、陪伴着我們。


發現森林療愈

就在這時期,我瀏覽互聯網時偶然發現了一篇有關森林療愈(Forest Therapy)的文章。我的好奇心驅使我開始研究它。我很高興地發現我與大自然的新關係與森林療愈中使用的過程實在十分相似。幾個月後,我決定接受為期半年的培訓,成為美國自然及森林治療嚮導及計劃協會認證的自然與森林療愈嚮導。

成為森林療愈嚮導不是我童年的夢想,因為以前我根本不知道有森林療愈這回事,但是憑著對直覺和好奇心的信賴,我向未知邁出了一大步,與大自然成為工作夥伴。


與我和自然保持聯繫!

請與我保持聯繫,參加香港森林浴舉辦的公開活動或預訂私人活動。能夠與大家分享與大自然連結的感動和喜悅,是我的榮幸。我期待為您打開森林的大門,一起以療癒的方式深刻地體驗大自然。